南京风水 中国古都风水系列之南京

南京风水 中国古都风水系列之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这是毛主席在《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中的几句诗。“虎踞龙盘”四个字是对南京地形的描述。

南京的西面有座石头城,故址在今南京市清凉山,像一个蹲着的老虎,东面有钟山,像盘曲的卧龙。所以,历来的人们称南京为“虎踞龙盘”。这个称呼由来已久,据晋代张勃的《吴录》,刘备派遣诸葛亮到南京,诸葛亮叹道:“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北周庚信在《哀江南赋》云:“昔之虎踞龙盘,加以黄旗紫气。”唐代刘知几在《史通·书志》解释说:“虎踞龙盘,帝王表其尊极。”唐代李白在《永王东巡歌》云:“龙蟠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访古丘。”可见,“虎踞龙盘”一词已为人们认同。

南京先后有不少王朝和政权在此建都。三国的东吴以及后来的东晋、宋、齐、梁、陈连续在此建都,史称六朝古都。以后,南唐、明朝、太平天国辛亥革命、蒋介石国民政府都在此建都。

南京的名称多有变化,战国时楚置金陵邑,秦称秣陵,东吴称建业,晋及南朝称建康。明称南京,南唐和清朝称江宁府,太平天国称天京。

南京地势险要,四周是山,北高南低,易守不易攻。西边有秦淮河入江,沿江多山矶。从西南往东北有石头山、马鞍山、四望山、卢龙山、幕府山,东北有宁镇山脉的最高峰钟山,北边有富贵山、覆舟山、鸡笼山,南边有长命州、张公州、白鹭州等沙州形成夹江,这些天然屏障拱卫着南京,使得历代统治者都很看中这块宝地。

不仅如此,南京还处在经济发达和交通便利大环境中,东南的太湖平原和钱塘江流域是资源丰富的粮仓,形成了很好的经济基础。沿江可上溯到九江、武汉,沿江下行可到上海,加上秦淮河与太湖水系,使得南京四通八达。

南京,十朝国都地,除了朱元璋在位的31年时间里,基本上没有做过真正意义上全国统一、号令天下的都城。王朝短命,偏安一隅,留下段段悲歌。其经历的战争惨痛,在千年古都中,堪称华夏之最。

公元211年,孙权迁都南京,建立东吴政权,历69年,为晋所灭。

公元318年,琅琊王司马睿在南京建立东晋王朝。102年后,为刘宋所灭。

公元549年,侯景之乱发生,兵围台城,梁武帝萧衍活活饿死于皇宫,南京城内军民遭受了一次空前的劫难。

公元589年,隋平江南,陈亡。史载,南京“城闉宫阙,平荡耕垦”。

公元937年,李昇建立南唐,定都南京。975年,被宋攻灭。

公元1275年,元军占领南京(史称建康府),四年后南宋灭亡。

公元1368年,朱元璋定都南京,不久祸起萧墙,明朝国都从南京迁往北京。

公元1645年,清军占领南京,南明政权灭亡。

公元1853年,太平天国大军占领南京,建都天京,后为清军所破。城建城破,南京二历屠戮。

南京如此多灾多难,与风水有关吗?

首先看一下当今南京的地形,从地形上看南京基本可定义为被长江环抱的城市,南京城北有长江,西有象山、老虎山、狮子山,南有牛首山,山水环抱,虎踞龙蟠,不论是从人文角度,环境角度,兵家角度更或者风水角度都是不折不扣的宝地,本来是绝佳的风水宝地,然而定都南京的朝代却多是守成有余,进取不足,而且一般都比较短命。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一、从南京的风水形势上看

南京西北濒临长江,东有“龙盘”紫金山,西有“虎踞”清凉山,北有玄武湖,南有雨花台,山水环抱,地形极为险要。眼看如此地势险要的风水宝地,为何古代吴、晋、宋、齐、梁、陈,包括近代国民政府在南京建都屡遭灭国之灾。有人说是秦始皇看南京帝王之气太过浓重便斩断了龙脉,还有人说楚王埋金镇断了王气导致风水没了,真如传说中那样么?接下来我们就以风水论为奠基,来谈一谈南京城这块“风水宝地”。

论及南京风水,不能不提到钟山。历史上,钟山总是与南京连在一起。钟山因南京而响亮,南京为钟山而骄傲。

钟山又名蒋山,古称“龙山”,东西长约7公里,南北宽3公里,呈东西走向横卧于南京城东北,是西行的宁镇山脉的最高峰。站在钟山之巅俯瞰南京城,风水景象确实令人振奋。钟山西北,幕府山于乾卦绵延横亘,屏障长江;钟山之东,铜家山、龙王山、青龙山、大连山于震、巽两卦层层护卫,呈东北—西南走向向前包抄;钟山西面,五台山、清凉山等山峦起伏,低俯守护,为白虎砂;钟山西南,雨花台、岩山、罐子山、牛首山、韩府山、将军山、翠屏山等山丘连绵,于坤卦镇守拱卫;钟山之南有横山,状如天印的方山在远方正朝,江宁平原作为明堂平坦无垠。

南京北临长江,城北有玄武湖、莫愁湖,四周群山环绕首尾相连。城西的石头城像一只蹲着的老虎,东北的钟山则像盘曲的卧龙。巍峨的钟山,嶙峋的石头山,与青龙山、方山等,构成风水学上的“四象”,即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若南京牛首之龙,自瓦屋山起,东庐山至漂水蒲里,生横山、云台山、吉山、祖堂山而起牛首双峰,特峙成天财土星。左分一支,生吴山至西善桥止,复于肘后逆上,生大山、小山。右分一支,生翠屏山,从烂石冈落,变作冈龙,至麻田止。中抽将军山,过黄泥冈,起祝禧寺,至安德门,生雨花台,前至架冈门、上方门而止。”而长江则是中国最大的浩荡水脉,南京的地理位置刚好处在下游长江和中国三大干龙之一南方干龙尽头的交汇之处,所谓“襟带长江而为天下都会”。在一些人眼里,甚至连秦淮河穿城而过也是南京“得水”的一大佐证。

这确实是一处难得的好风水。水绕山环的南京,若没有其它不利因素影响,风水格局实在十分理想。但是,历史却跟名人先哲的由衷赞美开起了玩笑,形局不凡的南京自古以来就难逃灾祸,这是为什么呢?

早在东汉末年,南京就被诸葛亮、孙权等政治家视为“龙蟠虎踞”之地。朱熹认为,南京山水形局严密,土地辽广,是东南地区帝都的首选之地。

“四象”俱备的南京,被朱熹说成是“形局严密”,其实朱熹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

长江万里奔流至安徽芜湖后,往东北而上围绕着南京绕了一个半圆弧后再东流入海。受这条中国第一长河的阻隔影响,长江南部绵延约七、八十公里,龙气旺盛的宁镇山脉的走势显得与众不同,自东而西逆向而行,龙脉行止呈现出受长江环绕主导,傍水而结的特点。

按中国风水术,龙逆水上朝顺水下,此乃逆势。龙脉逆水而行,非力量深厚者不为。南京东面的宁镇山脉走势,一方面印证出钟山之尽结确有王气。但是,祖山亏欠,龙脉跌宕起伏,灵秀有余而雄浑不足,又从根本上揭示了其后继乏力的先天不足。

既王气钟毓,又根基不牢,南京的来龙与结作,鲜明地表现出其作为王城时不相匹配的、矛盾的风水特征。

一生致力于三分天下的诸葛亮,其见识是何等的卓越不凡,在论及南京时,一句“钟山龙蟠,石城虎踞,真帝王之宅也!”可谓精妙绝伦。但必须指出,这里的“宅”,指的是风水术上的阴阳两宅,与帝王之都不可等同。也就是说,南京有的是阴阳两宅贵不可言的风水宝地,但若作为帝王之都,则又另当别论。

在此不得不说句题外话,诸葛亮,刘伯温,在没有卫星地图的情况下,从人视角一看就能看出如此风水宝地,不得不佩服,同时也让我等风水之士汗颜,羞愧啊!

言归正传,帝王之都与一般意义上的风水宝地有何不同?区别主要在于明堂的要求上。

《管子·乘马篇》曰:“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用水足

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

伍子胥在堪定苏州城时首次提出了都城选址的基本原则,被后世视为金科玉律,那就是:相土尝水,法天象地。

一般的风水宝地,明堂要的是富贵穴证愈多愈好,宜相互作用,紧凑有力;都城明堂则宜宽大平正,四面拱卫。上佳之龙结作的帝王之都,北辰捍门、旗鼓排衙、龙蟠虎踞不在明堂当中,视线之内,而往往隐在城垣周边屏蔽之山数里以后。放眼北京、西安、洛阳、开封、南京等中国古都,优劣自明。

南京位于中国东部中心方位,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具有地理、政治、经济等多方面优势。举目华夏大地,这种优势是香港、广州、哈尔滨等众多城市无法比拟的。政治家出于战略的考虑选择它,军事家把它列入兵家必争之地。但是,风水家不会把它作为帝都的首选,精明的政治家选它也总是权宜之计。

朱元璋建都南京,虽有精通堪舆的刘基勘址纠弊,但难改都城的缺陷。都城偏在全国的东南,皇宫偏在都城的东北,而且皇宫地址原为湖塘,填平后仍前高后低,这与《管子·度地篇》“圣人之处国者,必于不倾之地”的说法严重冲突,这怎能让朱元璋不疑神疑鬼?

如果说朱元璋仅仅是怀疑南京的风水有问题,那么,他的儿子朱棣就不仅仅停留在怀疑上了。不知是朱棣懂得风水的利害,还是朱棣的“国师”们关于需要有新风水延续国运的鼓噪起了作用,后面有了迁都北京、建造十三陵等一系列国人始料未及、惊诧不已,风水师却击腕叫好的及时而明智之举。

钟山作为南京的父母山,其西面象、狮、虎山低伏,地势呈东高西低的倾斜之状。王城选址必须考虑祖山、明堂等多种因素,遵循十道天心对齐等规则,钟山、石头城、幕府山、秦淮河等分布特点,决定了名臣刘基选择的大明皇宫只能在钟山的西南方位,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靠山有偏、后乐低矮的问题。虽有幕府山横亘护城,杜绝了河风北扫之虞,但东北走向的幕府山只是借乐,不为特恃。富贵山、小九华山作为一穴之玄武尚可,一国都城倚为后枕则过于单薄低矮。秦淮河南,南京的朝应也未如理想。600多年前,连朱元璋也看出牛首山和花山是背主的,因此派人将牛首山痛打一百棍,又在牛鼻处凿洞用铁索穿过,使牛首山势转向内,同时在花山上大肆伐木使山秃黄。应山顾它而去,恐怕也只有洪秀全这样的南京主人睡得安稳。

事实上,南京的风水存在着许多的矛盾之处。表面上,南京山水兼备,贵器应有尽有,诸山摆列有序,明堂宽大周密,加上地连三楚,势控三江,群山屏围,长江襟带,特别是钟阜有龙蟠之象,石城有虎踞之形,给柔媚的南京增添了几分雄阔之气,应为至尊至贵之地。但是,风水学中这种样样齐备,中规中矩,看似一应俱全,没有什么缺点的风水,往往是风水理论精髓在实际运用中极力避免的不良风水。从这个意义上说,贪大图全,是风水实践的大忌。南京在得长江天然之水的同时,连绵西行的宁镇山脉、南京城的主要龙脉厚重不足,缺少狰狞可怖、高大参天的日月、华表、捍门以及天关地轴、旗鼓排衙等帝王之都百里行度的重要元素。城内龙蟠虎踞,是为得山,但却散漫卧伏,具其形而欠其力,更无余气可寻。来龙既缺少贵气重重的龙楼凤阁,王城又无高大而坚强的随侍护卫。这样一座城市,即使龙虎狮象齐备,千百祥瑞纷呈,作为号令天下的国之中枢则底气不足,面对强悍的北方铁骑只能屈膝臣服。

二、从风水的地理五行来看

我们以明朝皇宫为中心,我们看一下镇守南京城的四大守护神兽。从四大守护神兽来说,北邻长江,正是玄武太阴之地;南邻广阔平原,正是朱雀栖息之地;东邻山脉,正是青龙盘踞之地;西邻山林江河,正是白虎藏卧之地;怪不得传说蜀国军师诸葛亮顺江而下时,见到金陵古城,不禁大声惊叫:“钟山龙蟠,石头虎踞,真乃帝王之宅也!”

在此不得不说句题外话,诸葛亮,刘伯温,在没有卫星地图的情况下,从人视角一看就能看出如此风水宝地,不得不佩服,同时也让我等风水之士汗颜,羞愧啊!言归正传,从四大守护神兽来说,不得不说地灵人杰。

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下南京的地理五行,从地理五行上我们就会发现一些问题,虽然不致命,但也可以看出南京可不像表象所述的是一块风水宝地,而是一块次凶之地。从五行轮四象来论,北邻长江,水流湍急,水深更是深达6米,从图像数据表明北侧砂重玄武位旺;南邻广阔平原,一眼无际(小山沙丘不论),从图像数据表明南侧水重朱雀位旺;西邻白虎位为山林长江,但由于长江深急,所以导致白虎位弱,五行金弱;东邻山脉,青龙位大吉。

从图像数据表明东侧砂重青龙位旺;中宫乃紫金山所在地,从图像数据表明麒麟位旺;经过详细分析,南京城的五行土缺金。按五行属性来看,土代表承载,金代表收敛,规范,肃杀,管理。经过图形参数五行的分析,我们已然知道南京的风水问题,缺少规范肃杀之气,我们再从历史所发生的事件来求证我们所分析的对错。

明朝朱元璋在位期间实行了抗击外侵、革新政治、发展生产、安定民生等一系列有利于社会前进的政策,典型的火+金命,虽然朱元璋让社会得到了进步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但是朱元璋排除异姓,残害忠良,嗜杀成性,发明了“剥皮实草”的残酷刑法,刘伯温这位忠心耿耿的谋士便是朱元璋变相所害,一生功绩,晚年确落得个疼痛惨死。

读完这段明史,再说一下国家发展的五行,革新政治属水,发展生产属木,安定民生属火,肃杀规范属金,国家的承载属土。之前我们说到南京地理五行缺金,所以规范规律弱肃杀之气过弱,从明史来推敲,由于南京水旺火旺木旺土旺,所以朱元璋打的了天下,稳的了民心,能推动社会发展进程,有能力治理天下,但由于南京缺金,肃杀之气过弱,而朱元璋又是一路战场拼杀所得天下,朱元璋金旺便弥补了南京城金弱这一弊病,所以朱元璋可打天下也能守住天下。

朱元璋在世时使南京城五行俱全,无人敢犯,国泰民安,如果让他再活个几十年,必然又是另一大唐盛世,朱元璋死后朱允炆得天下,南京城便变回原来缺金,规范、规律、肃杀、管理之气变弱,没过多久导致南京城兵变灭国。

再次我不得不再夸赞刘伯温的厉害,当朱元璋选南京建都时候,刘伯温便看出在南京建都大明之气气数将近,他直言告诉朱元璋,希望朱元璋能定都燕京,可惜朱元璋一生战绩卓著,又是金命,不懂收敛杀伐果决,不听刘伯温所言,执意定都南京,没想到死后江山就被易主。

从明史中我们验证了地理五行之说,对于近代史小日本从上海登陆之后便直取南京,蒋介石便弃城迁都重庆,南京便被小日本轻而易举占领,由于小日本杀伐之气过盛,与中国不是同种文化,所以金胜。为排除异己,彻底占领这片土地,便导致南京大屠杀的惨烈事件。

由于文化差异,五行中水、木、火、土、便失去了作用,金过旺,便只剩下杀伐,肃杀,所以我断定,命令屠城的日本指挥官用日本文化占领不了这片土地和领导不了人民群众的时候便决定杀伐一切重新开始,跟朱元璋排除异姓想法一样,只是事件不同。

三、历史上人为的因素也不容忽视

500年前,徐善继、徐善述兄弟对南京的风水作了深入的分析后,在《地理人子须知》一书中对南京风水之弊作了四个字的高度概括:垣气多泄。徐氏对南京城的风水缺点洞若观火,可谓一针见血!

战国时期,楚威王认为南京有帝王之气,就在紫金山上埋金,以压住帝王之气。后来,秦始皇也认为南京有帝王之气,于是挖秦淮河,令淮水与长江沟通,从此转向南流;凿方山,使这座地处南京东南,犹如官印的吉祥之山的地脉从此绷断。民间还传说,今南京城北的狮子山和马鞍山,本来是相连接的一座山,也是在这个时候被秦始皇下令凿开。

不要用现代人的眼光去讥笑前人的这些做法。姑不论埋金镇王气的效果如何,穿城而过的秦淮河,确实泄漏了南京的王气,破坏了南京的风水。“水破天心”,是这座名城的永远之痛。都城前面两条人工开凿横穿而过向西注入长江的运河,由牵鼻南流而去的一截河段连接而南流,南京藏风聚气积聚的能量遭到无情的削弱。

被楚威王、秦始皇泄了王气的南京城,素来被誉为“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十里秦淮有说不尽的盛世繁华和春媚,充分体现了南京温婉娇柔和雅致的一面。每个进入南京城的统治者一开始都气势如虹,然而不久便开始衰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成为这座江南帝王之都的一大憾事。农民出身的洪秀全便醉死在了这温柔之乡。从某种程度上说,脂粉气十足的秦淮河迷离了统治者的眼睛,温软了虎狼之师的斗志,给南京带来了无数次的劫难。

楚威王、秦始皇,是破坏南京风水的始作俑者。不过,请原谅我们的祖先,如若能预见到2000多年后发生在南京的日寇屠城的这一幕,楚威王、秦始皇断然不会为了王位的永固而做下对不起南京子民的事情。

南京不是理想的帝都,这是风水结论并被实践反复证明了的事实。对于生长于斯的南京人来说,这个结论也许太残酷了,但感情不能代替理性的判断。我们不能因为热爱南京,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在风水上极尽美化,把缺点也说成是优势。

辉煌与落寞,煊赫与毁灭,风水的辩证法在南京体现得尤为充分。南京作为王城风水的先后天不足,决定了南京历史上的反复。而伴随着这座城市上王者的每一次辉煌,是民众不可避免的阵痛。王者的快意与人民的苦难交织在一起,如影随形,难以分割。

本文永久地址:https://www.haodeplus.com/article/533691.html

原文出处:南京风水 中国古都风水系列之南京

为了避免权属纠纷,特做如下说明:本站内容作品来自用户分享及互联网,仅供参考,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haodeplus@qq.com 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网站中的商品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如商品信息不同,可能是商品信息未及时更新,所有商品信息请以商家店铺内为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商务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