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妓女床上功夫揭秘大全

在提到妓女这个词的时候,似乎很多人都持着一种不屑的态度去看待她们。其实,不少古代妓女对文化发展,特别是性文化的发展,还是作出了大贡献的。以下是小编为你精心整理的古代妓女床上功夫揭秘,希望你喜欢。

古代妓女床上功夫揭秘大全

  古代妓女床上功夫揭秘

洞悉男人腰间的秘密

宋代名臣寇准曾感叹说:“老觉腰沉重,慵便枕玉凉”,这句话无意间泄露了当时许多男人的秘密,即“腰”的秘密。

有位名叫香兰的妓女,似乎洞察了这个秘密,特别善于在男人腰间施展功夫,“兰指弗过,客莫不癫狂”,一时间生意火爆极了。

据《武林旧事》记载,香兰不惑之年,依然保持了勾栏头牌的身份,与其高超的“腰间”撩拨技术恐不无关系。

从性文化的角度来看,男人的肚脐以下到耻骨处,满布着性感神经与触点,它和大脑甚至有着不平常的激情连结。

所以,妓女香兰由此下手撩拨男人,会让男人兴奋地难以自持,直到因渴望而濒临决堤的边缘。时间长了,男人焉能不感觉“腰沉重”?

唐人于邺在《扬州梦记》里叙述了这样一个事情,说扬州妓女喜欢“珠翠填咽风流事,恣意朋客胸脯间”,这也是有说道的,并非空穴来风。

男人轻轻啃啮、挑弄、百般爱抚女人那饱满紧挺的双峰时,内心会激起排山倒海的**的爱欲狂潮,女人同样会在男人胸前的那两颗小豆豆上做文章,获得感官上的享乐。

王书奴的《中国娼妓史》里,也有类似的记载,说唐代妓女多深谙此道,会采用许多种办法让男人胸前的两个小豆豆硬挺起来。

有的使用香料,也有使用丹药、蜂蜜、果糖之类的润滑剂,结合双唇在其上轻拂、绕圈,然后再含住它,用力吸吮,让它在温热的口中溶化。

不但会吹“枕边风”

古代妓女与客人之间,吹“枕边风”是常有的事情,比如某妓女受人之托,求某客人办事等等,这不奇怪。但是,许多妓女会利用客人的耳朵行撩拨之事,让客人欲火焚身,这就很新鲜了。

据《中国古代房内考》一书记述,西汉文帝时,洛阳某妓“擅耳技,巧舌如簧,或吹,或吸,尝令客人血脉张也。”成语“巧舌如簧”是否出于此处,笔者不知,但这句话似乎跟性文化大有关联。

不得不钦佩妓女对男人生理情况的深刻了解!事实上,对男人而言,耳朵确是点燃热火的要塞,只是经常被粗心大意者地忽略罢了。

根据研究,男人的耳朵比女人要敏感得多,它们绝对值得女人在共享云雨时给予非凡的呵护与关注。

对于男人的耳朵,女人的舌头是唯一派得上用场的利器,先缓缓伸进耳朵内,再沿着其轮廓轻点舔吻,别忘了适时转动舌头,接着赐以微微呵气,再以双唇含住耳朵,用力吸吮可别用力过猛。

对男人的脖子要“狠点儿”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唐代著名歌妓李端端说的。据说当时以写侠士诗闻名的唐人崔涯,每将诗题于娼肆,不胫而走。他的毁誉,能令娼馆或门庭若市,或门可罗雀。

有一次,他写诗嘲笑李端端,李忧心如焚,请他可怜,另写一首好的,崔涯应允了,于是豪富争到李家去。

为了感谢崔涯,李端端使出浑身解数,相陪了数月,后作诗戏说:“崔郎文章利如刀,只是脖颈怕鸿毛。”看来崔涯的性敏感区正是在脖子上,被李端端搞得门儿清。

对女人的玉颈,男人也许轻柔细慢才会管用;但对男人来说,颈部的挑逗得狠点儿,否则就不吸引。

最好用上整个嘴唇,用力吸吮,转以间歇的轻咬,若再加上发声娇喘和低呤,女人的投入表现将使男人的欲望完范冰冰镂空裙装气质盖Angelababy全清醒,还有什么比欲火焚身的女人更能引起男人的行动呢?李端端的探索,尤其宝贵。

在提到妓女这个词的时候,似乎很多人都持着一种不屑的态度去看待她们。其实,不少妓女对文化发展,特别是性文化的发展,还是作出了大贡献的。比如,本文所讲的五位妓女,她们破解男人身体的性密码,就颇有些文化的味道。

  古代妓女要“有艺”的原因

妓女世界是一个等级结构分明的地下社会。在晚清上海的风俗业中,“书寓”当之无愧占据妓女等级中的第一把交椅,在原则上,这一类妓女“卖艺不卖身”。她们主要是陪宴侍酒,并用各种曲艺演奏来取悦顾客。一般的嫖客基本上难以接近书寓,在选择顾客方面,“书寓”相对来说拥有着很大的自主性,然而她们仅仅是上海的风俗世界中一个极小的群体。较“书寓”次一级的为“长三”,据说这个名称来自于中国牌九里的“长三”或者“三三”,意思是客人只需要付给这类妓女3元钱,就可以叫她出局应堂差,如果再付给她3元,客人就可以和她一起过夜。此外,再低一等的妓女被称为“二二”、“二三”或“么二”与“长三”的界限有时比较模糊。以上群体基本上构成了整个高级妓女集团。

相对于高级妓女,各类普通妓女和底层妓女的界限较为模糊,基本上由她们各自不同的服务对象所决定。“咸水妹”几乎清一色全部由广东人组成,她们紧随外国人之后来到上海,实际上,这些广东妓女几乎是19世纪唯一欢迎西方人的妓女群体,之所以有“咸水妹”这个称谓,是因为她们起初都是船夫的妻子和女儿。但是相比其他普通妓女,这些女子的服饰和发型更加西方化,她们不仅不缠足,甚至还常常光脚。无论是在价格还是风格上,“咸水妹”和“野鸡”都极为相似。“野鸡”几乎成为了现代普遍称呼妓女的代名词, 她们占据晚清上海卖淫业的极大部分,而她们区别于其他类别妓女的是拉客方式,她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站在门阶或人行道上吸引顾客,甚至野鸡彼此之间还会相互推荐顾客来增加收入。

处于整个卖淫业最底层的被总称为“钉棚”,她们大多居住在条件极为简陋的棚户区。这一类妓女几乎可以说是被抛弃的卖淫群体,去她们那里的顾客主要是苦力和黄包车夫,这些女子不仅年老色衰,大多还患有晚期梅毒等各类性病,基本上只是为了满足那些底层顾客的生理需求。

以上,我们可以看到晚清上海的高级妓女还是“有艺傍身”的,那么为什么古代高级妓女需要“有艺傍身”呢?传统的两性关系使得男性常常无法从主导家庭的妻子那里获得必要的满足,对统治阶层同时又是文化阶层的士大夫而言,比起肉体上的享受,他们更倾向于从高级妓女那里获得精神上的满足,而风月场所正好为男性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化外之地。纯粹的物质利益在某种程度上是它的基础,但毫无疑问,感情的因素也参与其中。与高级妓女在一起,男人可以体验那种外界无法相信的感觉和感情。

另外,我们更需要认识到的是,跟历朝历代一样,晚清时期多才多艺的高级妓女只是比例极小的一部分,占绝大多数的普通妓女在历史记载中是一个沉默的群体,作为历史记载者的士大夫阶层常常没有予以她们发言的机会。所以,如果从整体上看,那么古代妓女多才多艺的优雅印象势必是要破灭的。

  中国古代妓女的收入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是什么意思呢?

五陵年少指京都富豪子弟。五陵汉代五个皇帝的陵墓,即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在长安附近。当时富家豪族和外戚都居住在五陵附近,因此后世诗文常以五陵为富豪人家聚居长安之地。

缠头,古代歌舞艺人表演时以锦缠头,演毕,客以罗锦为赠,称缠头。后来又作为赠送女妓财物的通称。

“缠头”,也就指的是妓女的收入。京剧《玉堂春》苏三说,她当年在妓院是红人,好多豪阔客人光顾,每日里“缠头似锦”,意思是收入很高。有多高呢?后来苏三在大堂受审,还有几句唱:初见面银子三百两,吃一杯香茶就动身。公子二次把院进,随带来三万六千银。在院中未到一年整,三万六千银一概化了灰尘。说的是嫖客王景隆一作王金龙为了结识苏三,给了见面钱300两,然后把苏三包下,不到一年时间,在妓院扔了36000两,平均每天付费在100两以上。

明朝小说家冯梦龙改编的话本《卖油郎独占花魁》当中,杭州名妓王美娘的初夜费高达300两,用我们前面的算法,相当于人民币12万元。此后接客,每晚需白银10两,相当于人民币4000元,如此高的价码,“兀自你争我夺”,“宾客如市,捱三顶五,不得空闲”。唐朝驻京官员兼资深嫖客孙棨根据切身经历写成的《北里志》:唐昭宗中和年间,长安城平康里名妓天水仙哥出去陪酒,“褰帘一睹,亟使舁回,而所费已百余金矣”,掀开帘子让客人看一看,随即坐轿返回妓院,客人就得付费“百余金”。

《卖油郎独占花魁》中王美娘偷偷攒下的首饰和珠宝价值4000多两银子,冯梦龙另一话本《赵春儿重旺曹家庄》中扬州名妓赵春儿偷偷攒下1000多两银子,还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杜十娘,为自己赎身之后,剩余的珠宝首饰还能装满一个“百宝箱”。在京剧《玉堂春》中,苏三为自己攒下的私房钱也在几千两以上。

苏三那个时代,官员的薪水很低,例如清官海瑞,57岁升任“右佥都御使总督粮储巡抚应天十府”,正三品的官,其职务相当于现在一个省长兼监察部副部长,年薪不过210两,比不上一个名妓的私房钱。海瑞死后,遗产只有10多两银子,从杜十娘“百宝箱”里随便拣出一件首饰,都比他的遗产贵重。


本文永久地址:https://www.haodeplus.com/article/494996.html

文章标题:古代妓女床上功夫揭秘大全

为了避免权属纠纷,特做如下说明:本站内容作品来自用户分享及互联网,仅供参考,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haodeplus@qq.com 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网站中的商品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如商品信息不同,可能是商品信息未及时更新,所有商品信息请以商家店铺内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